董卓
董卓,字仲颖,陇西临洮(今甘肃省岷县)人。东汉末年少帝、献帝时权臣,凉州军阀。官至太师,封郿侯。原本屯兵凉州,于灵帝末年的十常侍之乱时受大将军何进之召率军进京,旋即掌控朝中大权。其为人残忍嗜杀,倒行逆施,招致群雄联合讨伐,但联合军在董卓迁都长安不久后瓦解。后被其亲信吕布所杀,余部由李傕等人率领。董卓出生于殷富的地方豪强家庭。当时岷县属于边远地区,与西北羌人的居住地相邻。董卓自小养尊处优,少年时期便形成了一种放纵任性、粗野凶狠的性格。史书载,董卓“少好侠,尝游羌中”,“性粗猛有谋”。 董卓年轻时就曾经到羌人居住地游历,依仗地主豪强的出身和富足的资产,多与羌族部落酋长交往。董卓不仅体魄健壮,力气过人,还通晓武艺,骑上骏马,能带着两鞋弓箭,左右驰射。他那野蛮凶狠的性格和粗壮强悍的体魄,使得当地人们都畏他三分。不仅乡里人不敢惹他,周边羌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董卓,是那个时代最勇武的人

董卓的籍贯是凉州的陇西临洮,凉州在当时是“边鄙”地区,地处偏远,土地贫瘠,有大量的羌、胡少数民族杂居于此。羌、胡剽悍,长于骑射,是当时关东汉人最为惧怕的民族。汉灵帝时由于朝廷昏暗,羌、胡屡屡叛乱,兵锋所至,常常就侵扰到三辅地区(原先西汉时作为首都的长安京畿之地)。但是凉州的汉人,由于长期处在和羌、胡杂居的环境中,习于夷风,却是比羌、胡还羌、胡,整日里倚门延颈,望眼欲穿,盼星星盼月亮,就盼着哪天要打仗,一旦听说有仗可打,立马象打了鸡血一般,刀头舔血,脑袋别裤腰带,一溜烟长驱前冲,根本没有回头的打算。

史书文绉绉的记载就是:“守塞候望,悬命锋镝,闻急长驱,去不图反”当时谚云“关西出将,关东出相。”而“观其习兵壮勇,实过余州,羌、胡所以不敢入据三辅,为心腹之害者,以凉州在后故也。”所以当时朝廷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就是凉州军,甚至连朝廷的“期门”、“羽林”,即皇帝的卫士,也是从六郡的良家子弟里选拔(凉州的四郡加并州的二郡)。《英雄记》曰:“卓数讨羌、胡,前后百馀战。”咱们知道,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,也不过“大小身经七十余战,未有败绩”,而董卓与当时汉人畏之如虎的羌、胡作战,竟然达到惊人的一百多次。至于战绩如何,史载河南尹朱俊为董卓陈述军事,董卓因为自负,折辱朱俊说:“我百战百胜,决之于心,卿勿妄说,且污我刀!”董卓这话,语虽狂妄,但也从侧面反映了董卓对羌、胡作战的胜绩。

事实上,汉灵帝之世,朝廷军事上的倚靠,一位是皇甫嵩,籍贯安定,也是凉州人,朝廷靠他来平定黄巾起义;一位就是董卓,屡镇边关,朝廷靠他来平定羌、胡之乱。皇甫嵩的侄儿曾对皇甫嵩说“本朝失败,天下倒悬,能安危定倾者,唯大人(皇甫嵩)与董卓耳。”

史载董卓“性粗猛有谋”,打起仗来智勇双全。中平二年,以边章、韩遂汉人为首的羌、胡“入寇三辅,侵逼园陵”,东汉政权危如累卵,汉灵帝几乎征用了所有精兵强将御敌,然而初战不利,各路军马是凭借着董卓的神闲气定,稳定军心,才能抓住一线战机将敌击溃;此后官军追击,深入叛军老巢,陷入西羌部队的分割包围之中,各路军队中,除了董卓用计全身而退之外,余部俱被击破,史载:“时六军上陇西,五军败绩,卓独全众而还,屯住扶风。”;又《九州春秋》记载:“卓初入洛阳,步骑不过三千,自嫌兵少,不为远近所服;率四五日,辄夜遣兵出四城门,明日陈旌鼓而入,宣言云;‘西兵复入至洛中’。人不觉,谓卓兵不可胜数。”;关东联军讨伐董卓,河内太守王匡,派遣泰山兵屯扎在河阳津,准备进攻董卓。董卓派遣疑兵装作将要从平阴渡河的样子,暗里却遣精锐从小平津北渡,绕击其后,大破之津北,死者略尽。董卓为军,大抵如此。

当初,皇甫嵩讨黄巾,战无不胜,他唯一的败绩,就是讨羌、胡,无功而免,史载皇甫嵩被免的原因是因为他得罪了宦官赵忠、张让;而董卓征羌、胡,百战百胜,但是征剿黄巾,却失利获罪,被革职贬回陇西,对于此战失利的具体情况,史书片言未提;董卓另一次军事失利就是与孙坚在洛阳诸陵墓间的战斗,最后董卓败走。除此之外,史书再无董卓战败的记录。

若论中国历史上谁最勇武,那“羽之神勇,千古无二”,估计项羽应该拔得头筹。史载项羽身高八尺有余,力能扛鼎,按现在的度量计算,其身高至少一米九零以上。史书对项羽单兵作战能力也记载得也非常详细:会稽起兵,一人仗剑击杀一百多人;垓下败亡之际,弃马步战,短兵相接,一人犹能击杀汉军数百人。史载董卓“少好侠,尝游羌中,尽与诸豪帅相结……以健侠知名。”又“卓有才武,膂力过人,双带两鞬,左右驰射,为羌、胡所畏。”董卓作战时身背双弓,能于奔马上左右开弓骑射,就连羌、胡都畏惧他。

羌、胡世代鞍马为居,射猎为业,剽悍豪强,崇尚武力,但对于以“健侠”知名的董卓,却畏惧有加;汉桓帝末,董卓被朝廷选拔为羽林郎,而要成为皇帝的卫士,必要的条件之一就是一定得修习战备,高上气力,材力绝伦,所以尽管史书没有详细记载董卓的身高相貌,只简单用“多力”“素肥”记之,但可想而知,董卓的相貌,定然是魁伟高大,健硕威猛。当初,越骑校尉汝南伍孚决心刺杀董卓,著小铠,于朝服里挟佩刀见卓,伺机刺杀,却没有成功。史载伍孚性刚勇壮,也是一位力能兼人的力士,其带刀行刺董卓是早有预谋且准备充分,而董卓却是赤手空拳且毫不知情,如此情况下仍不能成功,亦可见董卓之多力勇猛。因此,董卓之勇,冠于当世,对于这个结论,是毋庸置疑的。

董卓,是那个时代最仁义的人

以上鄙人论证董卓是他那个时代最为勇武的人,或许有些人心有不甘,但是也不至于全盘否定;而对于鄙人说董卓是他那个时代最为仁义的人,我估计列位看官十之八九是大不以为然,因为董卓在历史上固有的评论,几乎就是暴虐悖乱的代名词,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最为臭名昭著的乱臣贼子(几乎没有“之一”)。

其实诸位有这样的想法,倒也在鄙人的意料之中,就像西楚霸王项羽,历史上公论其败亡的原因就是残暴不仁,但是王陵,史载:“汉高祖刘邦微时,对王陵兄事之”,他的母亲是被项羽烹煮了的,但是王陵评价项羽,依然是“陛下(刘邦)慢而侮人,项羽仁而爱人”;陈平奇计百出,是刘邦手下重要的谋臣,他评价项羽:“项王为人,恭敬爱人,士之廉节好礼者多归之……大王(刘邦)慢而少礼,士廉节者不来;然大王(刘邦)能饶人以爵邑,士之顽钝嗜利无耻者亦多归汉。”陈平这鸟人虽然盗嫂受金,说话倒是不昧良心,不仅直言项羽为人,恭敬爱人,而且坦承自己就是顽钝嗜利无耻之徒,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及;而韩信眼中的项羽,勇猛时“喑恶叱咤,千人皆废”,但平时待人“恭敬慈爱,言语呕呕,人有疾病,涕泣分食饮。”

王陵、陈平、韩信这三人,都是项羽的敌人,而他们这些评论项羽的话,都是当着刘邦的面说的,所以没有必要也不可能为项羽饰美。因此,历史上真实的项羽,不仅不残忍暴虐,反而是仁爱恭敬,而董卓,亦复如是。

前文咱说过,董卓早年在羌、胡中就以“健侠”知名,如果董卓只是勇,那只能称为“健”,之所以称之“健侠”,说明董卓一定有侠义仁爱的一面。早年在凉州,羌人豪帅来家作客,他便杀牛宰羊款待,丝毫不吝啬钱财,后为朝廷征伐羌、胡的叛乱,所得到的赏赐,全部分给部下,自己一无所留。

入京执掌朝政后,对先前被阉党残害致死的陈蕃、窦武等人,不但全部恢复以前的爵位,还擢升他们的子孙;对司徒黄琬,司空杨彪尊崇有加;又任命吏部尚书汉阳周毖、侍中汝南伍琼、尚书郑公业、长史何颙等,以处士荀爽为司空;那些与党锢之祸有牵连的人如陈纪、韩融之徒,皆为列卿,幽滞之士,多所显拔;而尚书周毖,城门校尉伍琼,董卓信之任之,对他们举荐的韩馥、刘岱、孔伷、张咨、张邈等人,都出宰州郡;当朝大名士蔡邕也被董卓征召,三日之内,历任侍御史、治书御史、尚书。

又出任巴郡太守,被留为侍中。后拜左中郎将,随献帝迁都长安,封高阳乡侯,对其言听计从;特别是王允,董卓推心置腹,极度信任,委以朝廷,加封温侯;要知道,汉代的爵位分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,从侯爵开始有封地,封地的税收全归其所有。侯爵分县、乡、亭三等,董卓封给王允温侯的等级是县侯,封蔡邕高阳乡侯的等级是乡侯,封吕布都亭侯的等级是亭侯,而董卓的亲信,那些跟着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凉州军子弟,并不处显职,只给予中郎将和校尉的官职,即便是自己的女婿牛辅,也是只给一个中郎将的官职而已,并未封侯。

至于董卓的宗族子弟,史书虽然说:“宗族内外,并居列位。其子孙虽在髫龀,男皆封侯,女为邑君。”但事实上,史书有明确记载的董氏宗族唯一封侯的就是他的弟弟董旻,被封为右将军,兼封鄠侯;兄子董璜为侍中,领中军校尉,并未封侯。

其实,在董卓尚未入京执掌朝政之前,就已经三次险遭不测:最早的一次在中平三年,当时董卓受张温节制,正和朝廷各路军队一起参加抵御边章、韩遂“入寇三辅,侵逼园陵”的战争,孙权的老爸孙坚是张温的参军,就劝张温找个董卓违反军令的借口,陈兵斩之;接着是中平六年,董卓和皇甫嵩联手刚刚剿灭了凉州人王国的叛乱,朝廷下诏拜董卓为并州牧,让他把兵权交给皇甫嵩,董卓不从,上书自请,皇甫嵩的侄子就劝皇甫嵩以逆命怀奸的罪名诛杀董卓;还有就是灵帝崩后,袁绍劝何进征董卓进京,等到董卓带兵来了,鲍信却劝袁绍:“董卓拥制强兵,将有异志,今不早图,必为所制。及其新至疲劳,袭之可禽也。”张温皇甫嵩、和袁绍三人最终没有动手。之所以没有动手,不是他们不想,而是因为畏惧董卓和其部下凉州军的勇猛而不敢。

而董卓入京执掌朝政后,在对这些人的处理上,可谓以德报怨:孙坚是第一个跳出来鼓动要杀董卓的,而且他也是历史纪录中唯一一位打败过董卓的人,但董卓不念旧恶,派遣亲信李傕前往孙坚处求和,欲结为姻亲,并让孙坚开列子弟中能任刺史、郡守的名单,答应保举任用他们;对待皇甫嵩,尽释前嫌,任命他为议郎,后又升任御史中丞;对待袁绍,在两人撕破脸皮,几乎要拔刀相向的情况下,依然听人劝说,任命袁绍为勃海太守,赐爵位邟乡侯。

而唯一被董卓处死的张温,董卓当政时仍官居卫尉,统率禁宫守卫,也位列九卿。但他不善董卓,心怀异志,“卓乃使人诬卫尉张温袁术交通,遂笞温于市,杀之,”,孙坚当张温的参军时,如果不是张温的绝对亲信,劝张温杀董卓这样的大事,无论如何是不敢说的,而孙坚依附袁术,作为袁术的马前卒,直至因此而丧身殒命,天下皆知。董卓果真是诬陷张温吗?史载其“与司徒王允共谋诛卓,事未及发而见害”事实上,张温死得一点也不冤。